加入收藏
上海家電網
致力于打造家電行業領先網絡媒體
當前位置:首頁 -> 新聞資訊 -> 新聞評論->正文

馮鑫,暴風的又一場“暴風”

  沒想到再次給暴風最強暴擊的人,是馮鑫自己。

  從市值最高的時候一度超過400億元,到現在市值20億元左右,暴風的急速墜落最容易讓人聯想起它曾“高處不勝寒”,在創業板制造了驚人的漲停紀錄。

  跳得越高摔得越慘。如今再看暴風40天36個漲停的過往,似乎早就為今天的結局做了伏筆,高光時刻轉瞬即逝,暴風的糟心事卻沒完沒了。

  壞消息從去年開始接踵而至。在資金鏈方面,18億定增失敗,連區區5000萬“迷你”最終也不了了之;在團隊方面,半年內四名高管離職,上市前的高管團隊只剩下光桿司令馮鑫;在經營方面,營收大幅下滑,粗算虧損擴大80倍;在股價方面,市值已經跌成了輝煌時期的零頭,股價也成了個位數。

  一家明星公司痛失光環,隨著實控人馮鑫被捕,而開始真正失控。真正可怕的墜落在于,這還不是暴風的底部。外界普遍的看法是,暴風重蹈了樂視覆轍,攤子鋪得太大,最終自己也收拾不了。

  事實上,暴風隕落的故事并沒有這么單線條。總結馮鑫的兩次致命失誤非常具有戲劇性。一次認為自己“該做的”事情沒有做,當初暴風放棄版權以及用戶的爭奪戰,一直讓馮鑫耿耿于懷。當初戰略判斷失誤,對融資的理解不夠,總覺得借了錢要還。代價是暴風被其他視頻網站拉開距離,創始團隊大量流失。

  而另一次似乎是做了“不該做”的事情。據知情人士透露,馮鑫此番被批捕,主要涉及暴風集團2016年與光大資本投資共同發起收購的英國體育版權公司,馮鑫曾說過自己對這種硬買硬賣版權的資本游戲并不擅長,最終也為一場高杠桿的收購付出了代價。

  上市之前,馮鑫對于資本畏首畏尾,想把一分錢掰成兩半花。上市之后,又對資本盲目樂觀,認為融資渠道暢通,于是激進拓展業務。

  究竟哪一次的錯才更致命,或許連馮鑫自己也說不清楚。事已至此,寫再多的“回憶錄”也只能是事后諸葛,當馮鑫親手把暴風送入資本的狂潮,雪球越滾越大,就再也沒有犯得起的錯誤了。

  當宏觀經濟周期走向新節點,外部形勢不確定加劇,市場主體“免疫力”很容易集體變差,系統性風險的敞口只會越來越大。每個置身風暴的人都難以幸免,管理風險,就像走鋼絲。同鄉的賈躍亭如此,馮鑫也逃不過。

  “我想在那里最高的山峰矗立,不在乎它是不是懸崖峭壁。”2016年,在暴風雨還沒來的暴風10周歲生日周年慶典上,CEO馮鑫借一首《追夢赤子心》唱出了自己的心聲。

  眉間距寬,眼睛不大,臉盤方圓,馮鑫的長相是標準的北方男人的臉。說話直白不兜圈子,也擁有著北方人直率的個性。馮鑫上市前接受過唯一一次專訪,面對即將迎來的暴富,就像做軟件的自己喜歡搖滾與哲學,他的感受是:偶然又荒誕。

  北京商報評論員 陶鳳


掃一掃,最新最熱家電行業動態,權威數據、專家觀點、新聞熱評盡在掌握。微信搜索“上海家電網”/“shjiadian”即可關注,期待您的點贊或拍磚!

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內容均來自網絡轉載或網友提供,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!本站不承擔任何爭議和法律責任!
來源: 北京商報 責任編輯:chensiwen
上一篇馮鑫和他的暴風究竟做錯了什么? 下一篇華為紅海淘金,殺入電視領域的深..
驗 證 碼:
金刚免费试玩